江辞染.

本末终始11

美术老师x舞蹈老师

自以为是1的战和乖乖巧巧的博

来看兔兔怎么把狮子拐上床自己反被上的

禁二传

禁上升正主❗❗❗










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


肖战还是天天粘着王一博,总能找到借口蹭王一博的车


王一博好像也慢慢习惯肖战在他身边晃悠了


又到了周五放学,今天的肖战没有粘着他,自己开车了。


“博哥,我明天有事我今天就自己开车啦。”


“嗯。”


王一博自己走上车。


习惯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情,王一博开车走的路居然是顺着肖战家那条,明明回家有更近的路。


也习惯肖战在自己旁边叽叽喳喳了,突然一天自己待着还怪寂寞的。

 

王一博到了饭店,服务员一看王一博把王一博领进包厢。


王一博刚坐下来,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走进来,“一博怎么了,怎么急匆匆的。”


王一博把菜单推过去,“哥,请你吃饭。”


刘海宽笑了笑,点了几个菜就把单子递给旁边的服务员。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
王一博转转眼珠子,“没事,单纯想请我亲爱的你吃个饭。”


“噗,王一博,你14岁我就认识你了,你别忽悠我了,什么事会让王大少爷给小的设一个鸿门宴啊。”


王一博和刘海宽是在韩国认识的,当初刘海宽在那里上学,后来读完法学院便回来开了律所。


“就我有个朋友,朋友啊,他呢好像慢慢习惯一个人在他旁边那种感觉了,但是没分清是友情还是喜欢。因为那个人是我那个朋友个特别好的哥哥,后来我朋友出国了,然后回国一年才遇见他,你说这算喜欢吗?”


刘海宽喝了桌上的茶,“我问你,他靠近你有没有心跳加速那种感觉,有没有感觉他不理自己就有点难过,有没有那种酸酸涩涩的感觉。”


王一博突然想到前两天,肖战没找他吃午饭,去和纪李吃了,一整天心情都不太好,最后还是肖战给他买了奶茶才哄好的,其实王一博也不喜欢喝奶茶,但是是肖战买的。


王一博考虑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
“傻弟弟,就是喜欢啊。”


“可是他是男生,而且……而且还是哥哥”


刘海宽无奈地摇摇头,“男生怎么了,你喜欢的是他,无关性别,那我问你,如果有另一个男生去保护他,喜欢他,你愿意吗?”


“不是很愿意。”


“那就完了。”


王一博这顿饭弄清楚自己心意之后,想了想,肖战主动那么多次了,给他个惊喜应该很开心吧。


就这么想着,刘海宽突然出声打断他,“一博,明天我要去商场买个东西,你陪我去呗。”


王一博摇摇头,“不去,我要滑滑板。”


“再说一遍?”


刘海宽淡淡瞟了眼王一博,“去!我去!”

 


另一边的肖战

“妈,说好的就见一面啊,要是不喜欢你可不能再给我相亲了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“行行行,诶呦真的是,这不是看你都三十了吗?楼下的小郑,比你还小,都生小孩了哇。”


“可是我喜欢男生,怎么生小宝宝啊,哦可以领养一个。”


“试试看嘛,万一这个女生你看对眼了呢。不合适还可以做朋友,扩展扩展朋友圈嘛?”


“老妈……”肖战对着对面电话撒娇


“没得商量。嘀……”


肖战叹了叹口气就躺在床上打滚,算了当见个朋友吧,会不会王一博看到会吃醋呢,算了吧肖战,你想什么春秋大梦呢?

 

第二天商场——

肖战出于礼貌提前到了约定的咖啡店,没想到照片上的女生已经出现在那里了


肖战快步走过去,伸出手,“您好,我是肖战,我来晚了。”


“杨梓桦,你好。也没到约定时间,是我来早了。”


肖战坐下便切入正题,“杨小姐,今天来相亲是我母亲的意思,我本人已经有喜欢的男生了,男生,不好意思。”


杨梓桦面上闪过了一抹惊讶,“男生?”


肖战不觉得有什么,淡定地点点头。


杨梓桦瞬间调整好心态,“那祝福你们,希望你们能长长久久,打破世俗观念。”


“谢谢。”


杨梓桦拿着手包,“我去个洗手间。”


杨梓桦去洗手间之后,肖战显然轻松了,拿出手机,不经意的往玻璃外一看,就看到王一博从对面出来接电话。


王一博把电话挂了,感觉有人在看他,往目光尽头望过去,看到肖战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
两个人就隔着一层玻璃大眼瞪小眼,王一博回神点进肖战的微信,打了一行字:你怎么在这里?


杨梓桦从厕所走出来,看肖战和外面那个男生呆呆地看了很久,疑惑地问:“你朋友吗?”


王一博看杨梓桦坐在座位上,瞬间明白了什么,给刘海宽发了条信息示意自己回家了,从旁边的手扶电梯下去。


肖战跟杨梓桦解释清楚,结好账,就追了出去,可是哪里还有王一博的人影啊。


杨梓桦看着肖战的背影,唉,自己当初答应来相亲也是因为肖战是他的校园男神,算了。拿起自己的手包离开了咖啡馆。

本末终始10

舞蹈老师啵X美术老师赞

看看美术老师怎么一步步攻略舞蹈老师的

禁止上升正主❗❗❗❗

ooc❗❗❗

偶尔穿插陈情令片段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肖战说完那句话,一路无言,直到到肖战家楼下

肖战望着王一博,“你头盔还在我家楼上,要去拿吗?”

王一博点点头,肖战让王一博把车开到地下车库,停好车便跟肖战上楼了。

肖战输入密码,打开门,问王一博:“都到门口了,要进来坐坐吗?”

“好。”

肖战从鞋柜拿出来拖鞋,王一博瞟了一眼,看来是经常有人来这做客,心里突然酸了起来,原来我也不是例外。

肖战去给王一博拿饮料,王一博就着肖战客厅转了一下,收拾得很干净,虽然房子不大,三房两厅,但是很有家的感觉。

王一博不会偷看别人隐私,所以在客厅转了两圈就坐在沙发上,肖战把饮料放在桌面上,把头盔从房间里拿出来,还特地拿了个盒子装好,Gucci的。王一博看到盒子以为肖战要给他什么礼物,急忙摇摇手“使不得使不得,我只是来拿个头盔。”

肖战愣了一下,“噗呲,王一博你想什么呢,这里面是你的头盔,如果真的想要我送的礼物呢就考虑考虑我在车上说的那句话,别装作没听到。”

王一博挠了挠后脑勺,沉默了一下,“肖战,在学校我是把你当同事,私底下我是把你当朋友,现在我把你当我哥哥。”

肖战捧着盒子的手用了点力,“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?”

“才一两个星期,我能有什么感觉啊?但是…但是我会努力去试试看的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肖战笑着把盒子递给他,“回家了吗?还是……”

“回!那我走了啊,你早点休息。”王一博赶紧去鞋柜旁边换好鞋子。肖战叫住王一博,“王一博。”王一博回头,肖战轻轻地在王一博额头上落下一吻,“盖章了,在你没想好前,你暂时还是我肖战的。”

王一博奶膘上又染上了一股淡淡的红色,耳根也慢慢染成了红色。王一博慌乱地打开门,然后出去关上。关上门之后,王一博在门口把脸埋在盒子上,这哥哥,怎么那么过分,怎么就暂时是他的了。

肖战望着关上的门,露出了两颗兔牙,拿出手机上百度搜了一下,自己男朋友太容易害羞怎么办。

这次梦里,肖战没在梦到什么剧情向。反而他梦到自己穿着古装被那个穿着古装的王一博压/在/身/下,梦里的王一博在他身上驰骋着,自己嘴上嘟囔着,“蓝湛,不要了,腰要断了。”但是梦里的王一博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反而速度加快了。

梦醒,肖战身下十分难受,他掀开被子快步走向洗手间,打开花洒,解决好自己做春/梦引起的生理问题之后,肖战打开水龙头铺了一把冷水到自己脸上。肖战自己觉得做春梦没什么问题,毕竟自己正当壮年,要是清心寡欲那才是问题,可是为什么是自己被压在下面啊,他可是大总攻啊!太丢人了。肖战用手捂着脸,明明洗的是冷水澡,脸却红的跟西红柿一般。要是有兔耳,现在应该垂下来了。

这边的王一博还在睡梦中,突然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鼻子继续翻身睡觉了。

肖战躺会床上,倒是怎么都睡不着了,辗转反侧的,脑海中一直浮现自己被王一博/艹/的情景,肖战又想起了王一博的腹肌,脸上刚刚褪去的红色又浮现上来。肖战打开某吧,发了条帖子。

大半夜睡不着一直想着没追到的未来男朋友的肉体怎么办?

一楼:哇,敢问楼主,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啊?

回复:男生

一楼:那还用想什么,直接跑去他家把他上了啊?或者楼主是0?

回复:不可能!我是1。

肖战把某吧退出去,点开王一博的微信,想打个电话给王一博,可是现在凌晨三点钟,王一博应该还在睡觉吧。就这样点开又关上点开又关上,终于在十五分钟后,肖战不小心碰到了视频通话,肖战看着正在拨通中,算了,反正都打出去了。

十秒钟过后,王一博的脸出现在屏幕上,眼睛都没睁开,一副没睡醒的模样。

肖战先是一惊,王一博见对方久久不说话,带着还没睡醒的奶音问:“喂,大半夜不睡觉干嘛?”

“想你了。”对面传来了细细的呼吸声,王一博捧着手机睡着了。肖战对着手机笑了笑,赶紧截图,诶自己未来男朋友睡颜就是好看。

肖战把手机放到旁边,让屏幕对着自己,就好像王一博就和他面对面睡在一起一般。肖战听着王一博的呼吸声,又进入了梦乡。

本末终始9

我来啦我来啦

舞蹈老师X体育老师

全篇都甜甜的

ooc

严禁上升正主❗❗❗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肖战人都傻了,王一博慢慢从肖战身上起来,清咳两声,问肖战:“那个战哥,你家卫生间在哪?”

肖战指了指自己房间的卫生间,王一博快步走进去,打开水龙头,用冷水冲了一下脸才慢慢冷静下来。

王一博自己也没反应过来,刚刚自己居然对肖战起反应了。自己之前也谈过一次,但是是女生啊,而且仅仅只有牵牵手,连亲都没亲过,也没有欲望想把整个人吞入腹中那种感觉,一定是最近肖战黏着自己,自己魔怔了,对。

肖战见王一博在卫生间待那么久,过去敲了敲门,“王一博你掉厕所了啊,那么久。”

王一博开了门,“没事,走吧,你不是要做菜吗?”

肖战疑惑地走出房间

走到厨房,王一博问肖战:“要我帮你吗?”

肖战惊喜地说:“可以吗?你会做菜吗?”王一博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不会,但是打打下手还可以的。”

“那拍黄瓜会做吧,一个凉菜。”王一博摇摇头又点点头,“应该会吧。”

肖战指了指冰箱,示意黄瓜在里面,可以开始做了,王一博拿出黄瓜,大展雄风(详细可参考天天向上杀黄瓜),不一会儿就把黄瓜装盘拿好筷子给肖战品尝,肖战看着王一博的操作人傻在那里了。

回神的时候瞟了一下厨房的残局心里不得感叹,还好自己会做饭,不然可能两人真在一起会饿死。拿着王一博递过来的筷子,颤颤巍巍地伸进拌黄瓜里面,因为醋放多了,所以颜色比较黑,不过还是基本能看出是黄瓜的。

肖战给自己打气,自己喜欢的人,认了。夹了一块扔进嘴巴。然后王一博看着肖战咽下去了,然后肖战给他竖起了大拇指,王一博赶紧自己尝尝看。刚放进嘴巴一块,就往旁边垃圾桶吐了进去,“呸呸呸,你怎么还觉得好吃啊”

“因为是你做的嘛,好了小朋友你先出去,以你这水平没把我家厨房炸了都是好的了。等你未来男朋友我给你做吃的好了。”

“噢。”王一博慢慢走出去,突然想到什么又回头“我不是小朋友肖战!不要总拿以前的语气跟我说话!还有你不是我男朋友!”然后把推拉门重重一关,肖战看着那门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肖战在厨房捣鼓了两个多小时,终于慢慢把菜端出去,色香味俱全。王母看到菜对肖战停不下来地夸赞,“以后谁跟小战在一起啊,那有口福了。”王一博夹菜的手愣在那里了。“没有没有阿姨,我记得阿姨在我小时候做那个鸡蛋羹可好吃了。”王母笑呵呵的,“还叫阿姨啊?”

肖战摸了摸后颈,“干妈。”“这才乖嘛,阿倩你家肖战太好了,不像这臭小子。”说罢,踢了踢王一博,王一博直接站起来,“不对叫啥妈呢,我都没答应他。”

四个人傻傻的看着王一博,肖战噗呲一声笑出来,王父直接说:“咋的,肖战做我们干儿子还要你同意啊?”王一博人都傻了,悻悻地坐下来“没有,没有,刚刚没听清。”

王一博看到肖战嘴角都要飞上天了,瞪了肖战一眼。大家都落座吃饭了,王父问肖战:“战战啊,听说一博去你们那里当舞蹈老师了啊?怎么样,他表现的还行吧?”肖战放下筷子,“很棒啊,跳舞特别好,学生也很喜欢他。”“是吗,这小子当初执意去韩国学跳舞,回来跟我借了一笔钱开了个工作室,然后没过多久就把钱还我了,我还以为倒闭了呢。”肖战笑了笑,“没有,那家工作室我也知道,超级棒的。”

两家人吃饱饭,肖战洗完碗,收拾好出来,王一博他们也准备走了,肖战打算跟他们一起走回自己家里,走到楼下,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骗王一博车坏了还没来得及去学校开回来,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等王一博看着王父王母走,快步走到王一博旁边,可怜巴巴地看着王一博:“王老师王老师。”

王一博咽了咽口水,肖战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装可怜有多可爱。像只兔子眨巴眨巴这那个大眼睛,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样子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我忘记开车了,车还在学校。”肖战双手合十,“谢谢王老师。”王一博领着肖战走到车旁边,“诶王一博,你今天没开摩托啊。”“没有,上车。”肖战打开副驾驶直接坐进去。

 

王一博率先开口:“刚刚在饭桌上你无脑吹什么,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跳舞?”

肖战笑了笑,“你来的第一天。”

王一博疑惑地皱了皱眉头,“嗯?”

“那天我去给纪李送东西,碰巧看到了。”

“碰巧?我记得我把门关的好好的啊,肖老师还有偷看人的癖好呢?”

肖战脸一下红了,王一博心里暗爽,以前都是肖战把自己搞脸红,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。

“我我那是,不小心,再说我看我未来男朋友跳舞怎么了?”

肖战赶紧转移话题,“王一博,为什么你之前出国你都不跟我说,我等你等了很久。我暑假回来才知道你出国了,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,你为什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呢?”这件事一直是肖战心里的疙瘩

王一博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肖战会提这个,“因为我不是很想看你难过,你难过了我可能就出不了国了,不忍心。哥哥,你当时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哥哥。”

“可不可以不是哥哥?”




一定是博君一肖!文笔不怎么样,可以给我提提建议

花田初见(上)R

切勿上升正主❗

严重ooc❗❗❗❗

因为不太懂是13,还是14是初见我就整两篇吧

往下滑



别屏蔽了 

本末终始8

美术老师X舞蹈老师

很甜,很甜

禁止二传❗

严禁上升正主❗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肖战打车回到父母家,急切地输入密码,打开门,只见肖母和肖父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。

肖战换了鞋走进去,问坐在沙发的两人:“甜甜呢?你们不会合伙诓我吧。”肖母瞥了瞥肖战,“急什么啊,人家一下就到。”

“那你们叫我回来那么早干嘛,我很忙的,要做课件。”

“叫你回来还嫌弃是吧。”肖母起身敲了敲肖战的头。

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,肖战跑过去开门,刚打开门就看见王一博站在门外,肖战呆住了,“怎么是你?”

 

王一博一家进门了,肖母和李青(就简称王母吧)抱在一起,叙着旧,王父,就是经常出现在财经频道的那个王延国,和肖父坐在一起喝茶,俨然一副老朋友的样子。肖母和王母还交代了一件事,让王一博和肖战出去买菜,美名其曰,家里没菜了。肖战默默地在心里给老妈点了个赞。

王一博和肖战走出小区,肖战望着王一博,怎么不能和印象中的王甜甜联系起来,哦,除了姓一样。但是除了姓一样,性别一样,他怎么就是王甜甜了,肖战拉过王一博:“王一博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啊,你把王甜甜藏哪去了。”

王一博拍拍肖战的手:“我只是长大了战哥,总不可能我还天天拉着你叫战哥哥吧?”

“不对啊,我印象里面的他多可爱,奶团子,你是不是长大后哪根筋搭错了?”

王一博继续往前走,不想搭理肖战了。

肖战赶紧追上王一博:“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?”

“没有,只是觉得你和他很像,没确定而已。”

王一博和肖战一起走到了超市,在那里选着菜,肖战买了很多香菜,还有若干颗大蒜,王一博望了望,问:“今晚打算吃什么?”肖战看了看手机:“盐焗鸡,莲藕排骨汤,炸酸奶,酸甜排骨,清蒸鱼,在炒个青菜就行。毕竟你不喜欢吃辣椒嘛。”王一博的心好像落了一拍,因为除了他家人还有很少的朋友,基本没人会记得他不爱吃辣,没有人会那么迁就他的口味,好像这个哥哥真的蛮好的。

王一博看着旁边新鲜的牛肉,“其实水煮牛肉也挺好吃,我没有想到你喜欢吃辣啊,咳。”肖战转过头看看后面那个傲娇的小朋友,“好,是我想吃。”

 

肖战和王一博买完东西就回去了,把菜放进冰箱,顺便处理好了鸡,看了看时间还早,两人的父母呢又在下棋的下棋,追剧的追剧,肖战就把王一博拉进房间,王一博愣了一下,一脸防备地盯着肖战,“你干嘛。”

肖战从床头柜翻出手柄,打开投影仪,似笑非笑地盯着王一博:“打游戏啊,不过你要是想我做什么也不是不行啊。”

王一博清咳了两声,“你想多了,打游戏吧,我觉得你可打不过我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两人一直打到下午三点,打了三四小时,王一博自然是不会给肖战防水,就像是在和谁battle一样,果不其然,肖战以极大的比分差距败给了王一博。

肖战输了恼羞成怒,就去挠王一博的痒痒,“王一博你怎么都不懂尊重老人呢?”

王一博一边抵挡肖战地攻击一边说:“我也没觉得你有多老。”

王一博实在是被肖战挠得不行了,抓住他的手,但是一下重心不稳,直接床咚了肖战,肖战的手被王一博抓在头顶,王一博居高临下地看着肖战,“还挠吗?”肖战楞楞地摇了摇头。

王一博直视着肖战那双瑞风眼,还有那粉嘟嘟的唇就像果冻一样,唇下还有颗小痣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而在肖战视角的王一博,此时此刻就像一头雄狮子在上下打量着他捕获的猎物,时刻准备吃入腹中一般。

本末终始7

腹黑小兔X纯情小博

美术老师和舞蹈老师甜甜的恋爱

ooc❗❗

切勿上升正主❗

不允二传❗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肖战表明了心意,开始正大光明的追王一博了,在学校给他带早午饭,王一博一开始也会拒绝,时间长了也就礼貌地接过来然后转头就给肖战转饭钱。

王一博一直彬彬有礼地对待肖战,还带有一点疏离感。也开始躲着肖战,放学的时候像脚底抹油一样,两个人好像除了每天在办公室里能看到,其他地方肖战想整个偶遇都不行。

好不容易周五放学,肖战知道王一博这节课要舞蹈小考试,看一下同学的实力,出来的比较晚,特地蹲在停车场。

王一博走到摩托车前面,钥匙插上,正准备离开。肖战赶紧凑过来,“一博,你等等”

王一博放下刚准备跨上摩托车的右腿,看着肖战,“怎么了,肖老师?”

“一博我车坏了,明天在修车的朋友来学校帮忙一下,你看大晚上的,纪李他们又要看晚自习,能不能搭你一个顺风车啊?”

王一博疑惑地上下打量肖战,脱口而出:“肖老师看着不像没钱打车的样子啊。”

肖战看着王一博:“我省钱不行吗?”肖战附在王一博耳边:“而且我跟不认识的人坐一辆车你就不怕我被拐跑吗?”

王一博推开肖战,跨上摩托车,咽了咽口水,平复自己刚才的心情,又看到肖战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叹了口气,说:“你等等我。”就跑进了教学楼

不一会儿,王一博捧着一个头盔,没错就是捧着的,视若珍宝一样,轻轻地给肖战带上,“带着头盔,安全一点。”

肖战用手摸了摸头盔,笑了笑。王一博跨上摩托车,肖战也跟着坐上去,两只手都不知道放哪,他去找过摩托车比赛来看,跑的特别快,自己什么都不扶会不会摔了啊?

王一博启动发动机,肖战看了看王一博的腰,刚好可以揩油,就紧紧的搂住王一博的腰,王一博身体一震,肖战赶紧解释,“你别误会,我看你们比赛飙车都太快了,不搂着我怕我飞出去。”

“这里是市区,不会跑那么快,不过你搂着安全一点,但是……”肖战在心里偷笑,“但是什么?”“你搂的太紧了,有点难受。”肖战放开了一点,脸靠着王一博的背后。

摩托车在路上飞驰,虽然没有比赛那么快,但是速度也是不容小觑的,十五分钟就到肖战楼下了,肖战下了摩托车平复了一下心情。王一博摘下头盔,过去下车帮肖战把头盔摘下来,“先放你那里吧,我这不好带回去。”

肖战看着手中的头盔,笑了笑,勾了勾手指示意王一博靠过来。肖战在王一博的耳边轻轻说了声,“谢谢。”还吹了一口气。肖战看着王一博的脸一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。肖战又凑过去,轻轻在王一博奶膘上嘬了一口,就赶紧跑回家。回到家找到一个最显眼的地方摆上头盔,然后看了看楼下,就看到王一博还愣在那里,肖战给王一博发了条信息,“谢谢,晚安。”

王一博手机响了一声才回神,看了看肖战的信息,笑了一下,好像这哥哥也还不错。带好头盔,回家了。

周末——

肖战手机响了,肖战够着床头手机,模模糊糊地接了电话,“喂,大清早地扰人清梦,你是人吗?”

“肖战,你怎么跟你妈说话呢?”电话里传来一声女人的怒吼。

肖战看了看手机来电,“妈,对不起对不起,我还没睡醒。”

“你赶紧收拾一下,回家,最近你干妈从国外回来了。”

“干妈?你是说之前住我们家隔壁,但是搬家出国了,还是你大学闺蜜那个。”

“是啊,你睡傻了吗?你以前不还跟甜甜玩的挺好的吗?”

“甜甜?他也回来了吗?他今天也来吗?”

“来啊,不过他前几年好像就回来,现在还入股舞蹈工作室了呢。”

“好,我现在就收拾自己。挂了,拜拜。”

“喂喂……”肖母愣了,她话还没说完呢,听说甜甜还去他学校当老师了呢。

另一边,肖战捧着手机,想着以前那可爱的奶团子,好久不见,甜甜。

相交线

小短篇

请勿上升正主❗❗❗❗

ooc❗❗❗❗❗

be❗❗❗❗










刘海宽把请帖带给王一博,“一博,他要结婚了。”王一博听到这句话,手中的酒又被他握紧了一点,“阿战来让我问你,你愿不愿意回国给他当个伴郎。” 

王一博苦笑,“海宽哥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婚礼我会去的,伴郎就算了吧。”刘海宽叹了叹气。 

王一博等刘海宽走后,打开了请帖,上面有肖战和一个女生的合照,肖战穿着白色西服,女生穿着婚纱。王一博用手摸了摸肖战的照片,他的笑容还是和以前一样啊。 

婚礼当天—— 

王一博整理好衣装走到会场现场,看了一下旁边的装束,跟他想象中的婚礼一样,只不过现在站在他旁边的不是他了而已。 

肖战看到了王一博,走了过去拍了拍王一博,“一博,好久不见,你来了啊。”王一博心里一抽,扯出一抹苦笑,“战哥,新婚快乐。这是礼物。”王一博把一个包装极为精美的盒子递过去。 

“一博去国外那么久,还没有找到女朋友吗?”纪李从旁边走过来,打趣道。“哪有,我还年轻呢。” 

“我有点事,你们慢慢聊。”肖战走去化妆间,大概是去看新娘的。王一博看着肖战的背影,发了愣。肖战,新婚快乐,我也该退出你的世界了,当初以为你称我狗崽崽,给了我特殊的关照我就以为我们有可能了,是我自作多情了,看到你开心,我也好了,王一博一滴泪从脸边滑过。 

婚礼开始了,耳边响起了婚礼进行曲,新娘从另一边走过来,很美,很温柔,很符合肖战的择偶类型。新娘和肖战站在一起,就像金童玉女,自己仿佛就和他们格格不入。 

婚礼结束以后,王一博一个人慢慢走出会场,肖战追了出来,“王一博,今天我结婚了,我还是想告诉你,我以前真真切切的喜欢过你,一直在等你,结果你选择出国了,我尊重你,我也遇到了一个满心是我的人,我会试着喜欢她,今天就为我那段画上句号。王一博好好过吧,你会遇到更好的人的。”肖战说完便走了回去。 

王一博看着肖战走回去的背影,在心里暗嘲道,果然天选还是败给了世俗。伸出手对着肖战的背影,明明我可以抓住你的,我的星星,祝你幸福。 

肖战婚礼结束以后,回到家,没有像其他婚礼的洞房,甚至他们都没有住一间房。

肖战回到自己房间,拆开了礼物,里面是一个兔子玩偶,旁边是相册,里面是他们各种照片。肖战紧紧抱着这个“新婚礼物”,在房间里崩溃大哭。新娘站在门口听着他的哭声摇了摇头。 

肖战的婚礼惊动了娱乐圈,博君一肖超话也因为这件事解散了。而王一博呢,之前仅仅只是宣布淡圈,这次直接宣布退圈,让人猜测。 

离开娱乐圈的王一博,一个人去了日本滑雪,去芬兰看了极光,一个人登上了雪山之巅。最后在意大利一个小镇定居了。

时间过的很快,一眨眼,三年过去了,到了粉丝之前最期待的2026。

那天,娱乐圈传来重磅消息,据可靠消息,著名影帝王一博于两天前在意大利一个小镇过世。听警察说,王一博尸体被发现之后手里还紧紧攥着一张相片。尸体发凉了,照片还禁攥在手中,那张照片是一个男生的,唇边有颗痣。

这个重磅消息,让娱乐圈翻起了大片浪花,引出了纷纷猜测。

肖战看到这个新闻,放下手机,去药店买了几瓶安眠药,对着王一博曾经送给他的兔子玩偶说:“王一博,你怎么那么傻,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你。”

肖战把几大瓶安眠药灌下去,抱着兔子玩偶说:“王一博,我来找你了,下辈子,我一定会紧紧抓住你的手不放开。”

几天后,娱乐圈又炸锅了,另一位获得影帝的肖战也跟着离世了。

肖战名义上夫人出面了,表明他们两个早已离婚,两位的婚礼仅仅只是一出戏,仿佛就像是在说给谁听似的。

三年后,诞生了两个小孩子,一个有着牡丹花的胎记,另一个有着玫瑰花的胎记,唇下还有一颗痣……

 

 

本末终始6

今天思路多,就二更了

纯情小博X腹黑小兔

来看小兔怎么把小博拐上床反被上的

穿插陈情令

ooc❗❗

严禁二传❗

严禁上升正主❗

自己看个乐呵就行❗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顿火锅下来,肖战一直在套话,肖战也了解了差不多了对面这小孩,高冷,但是熟了会好,好像冷漠只是他虚伪的外壳?不对不对。有个副业,摩托车手,会去参加正规训练,很喜欢滑板,很酷的一小孩。了解完之后肖战更加喜欢王一博了,虽然这个一见钟情完全是见色起意,特别激动人心的是王一博没有另一半。

王一博呢,也了解了肖战很多。喜欢画画,画画一直是梦想,他也确实实现了,一个文艺青年,平常喜欢做点点心,自认为自己做菜不错,也不知道。但是就从这几点来看,肖战跟王一博以前认识的那个哥哥真的很像,也有一种熟悉感,不然凭王一博这种性子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跟人出来吃饭。不过他还是更在意肖战说的现在还不是,算是表白吗?但是也没说吧,自己喜欢女生啊。

两个人心怀鬼胎地吃完了这顿饭,肖战付好钱,两个人打算开车回家,在车上,王一博攥紧了安全带,才认识一天,应该不会的吧,他可不想搞坏同事关系。

肖战准备启动车子,看了看旁边的王一博,似乎是猜中了他此刻在想着什么,笑了两声“就是你想的那样,我一见钟情,见色起意,想追你,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王一博能不能给个机会。”

王一博瞪大了眼睛,“我们?我们才认识一天啊。”

“见色起意啊,王老师真的长在我审美上面啊,再说你总问我有没有见过你,说不定我们就是有种吸引力,感觉见过呢是不是。我追你,你也不一定要答应。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

肖战的脸一下拉了下来,“不许说可是。”

王一博看旁边的肖战就像垂耳兔一样,耷拉着耳朵。

肖战把王一博送到家。肖战撑过身子过去,离王一博很近,王一博甚至都能看到肖战脸上的毛孔,自己的鼻息喷洒在他脸上,脸又红了。

“咔哒。”

肖战收了身子回来,“王老师怎么脸红了,我只是想接个安全带,你没答应前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。”

王一博逃似地跑进单元楼里,匆匆忙忙地摁电梯按钮,走进去,不是吧,他一个男的被另一个男的撩到脸红,怎么可能,一定是我没睡醒。

肖战看着王一博,诶,别说,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啊。

肖战回到了家,洗完澡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纠结到底要不要给王一博发信息。活像一只小兔子。算了,都下定决心追人家,还是发吧。

王一博洗完澡,擦头发的时候手机一响,打开一看,肖战给他发了信息:“晚安。”

王一博回了条信息:“晚安。”把头发擦干便睡觉了。

 

肖战梦里——

魏无羡爬到屋顶,就感受到有一股目光在看着他,慢慢转头一看,是一个白色衣服的少年,只好傻笑,“哈哈哈,这么巧,又遇到了,出来看月亮啊。”

那个白衣少年还是盯着他,“蓝二公子,我是来找我师姐他们的,对了那个拜帖我找到了,就在我怀里,我给你看。”说着摸摸自己揣拜帖的地方。

那个白衣少年盯着他,“破坏结界,触犯蓝氏家规,夜归者不过卯时不允入内,触犯蓝氏家规,私自带酒入内,触犯蓝氏家规。”

魏无羡下意识搂着怀中的酒说:“蓝二公子,我呢,是第一次来到你们姑苏蓝氏,许多规矩我确实不太懂,但是我发誓,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。”站在旁边的白衣少年一言不发,突然安静下来。魏无羡赶紧接话,“你就放我进去看一眼,就一眼。”边站起来,突然剑就抵在他脖子,“这样吧,天子笑,我分你一坛,你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?”魏无羡赶紧把天子笑递给他。

但是那个白衣少年十分古板,“欲买通执法者,罪加一等。”魏无羡正想离开这个地方,那个白衣少年跟着他,拔出了剑,两个人便在屋顶上切磋了起来。

切磋过程中,两瓶天子笑往下掉,魏无羡赶紧飞下去接,手接住了一瓶,剑够着了一瓶,可是那瓶还是没逃过砸到地上的命运。

魏无羡心疼地望着那坛酒,对着站在屋顶上的白衣少年喊:“蓝湛,你赔我天子笑。”

 

肖战慢慢睁开了眼睛,果然又梦到了。拿着旁边手机,给王一博发一个早安。

麻利的下床,洗漱换好衣服,对着镜子臭屁了半天准备出门。到地下车库开车去接他家小朋友,嗯虽然现在不是他家的,不过快了。

经过小区门口早餐铺,买了两瓶豆浆,两个茶叶蛋。

到了王一博楼下,拿出手机,发现自己给王一博发的早安还没得到回复,便给王一博打了个微信电话过去。

“喂,王老师,我在你家楼下了哦。”

“那个,你直接去学校吧,我打车去了。”王一博还没等肖战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肖战笑了笑,还是不能太快吓到小朋友啊,都开始躲我了。便转头驶离小区,开往学校。



相信我博君一肖!后面小孩会反攻的!

本末终始5

纯情小博X腹黑小兔

来看小兔怎么把小博拐上床反被上的

有ooc❗

禁止二传❗

严禁上升正主,自己看个乐呵❗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下课了,两位艺术老师不用盯着晚自习便离开学校。

走到停车场,王一博往他的摩托车走过去,肖战赶紧跑过去,“诶诶,王老师去吃火锅我带路你骑摩托车干啥?”

“我跟着你车后面就行。”

“别,吹风容易感冒,坐我的车吧。”

王一博望了望天上那红灿灿的大太阳,大夏天的感冒?“我明天要上班。”

“我可以接你!”多好的机会,肖战一想。

王一博耸了耸肩,把摩托车锁好,跟着肖战走了过去。

肖战把车开出了学校。王一博看向肖战,肖战感觉到了王一博一直在盯着他,“怎么了?我长得太帅了吗?”

“不知道肖老师那么自恋,肖老师说真的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?”

“私下里叫我战哥就行,说实话吧王一博,你在我梦里频繁出现过,至于现实,我真没见过长得像你那么好看的男生。”

王一博的奶膘又染上了一抹红色,肖战笑了笑,小孩是真的可爱。

到火锅店了,肖战下车走进去,正在算账的老板看见肖战进来就过去迎客。“阿战,好久不来了啊,还是原来的位置?”

“是啊李叔。”

李叔把肖战和王一博引了过去,是靠窗的位置,旁边窗子可以看到一条小河。

“还是老规矩吗?”

肖战点了点头,“上瓶饮料吧,有点渴。”

李叔笑眯眯地看着肖战把菜单勾好,看到对面的王一博,“这是男朋友?”

王一博慌张的摇了摇手,肖战笑了笑,“现在还不是。”

王一博愣了。

两个人走到调料区,王一博拿起小碗加了麻酱,又拿起一个碗拌了很多香菜葱花大蒜。肖战自己拌了油碟。

两个人回到座位,肖战拿出手机在备忘录记下,王一博喜欢麻酱,喜欢香菜,喜欢大蒜。

服务员很快把锅搬了上来,王一博看那红油油的汤底,心里一慌,这好像太红了。

肖战见王一博一直盯着锅底,就给他介绍:“这是正宗的重庆牛油火锅,这里老板是我爸同学,放开吃,可好吃了。”

菜陆陆续续上来了,肖战夹了块牛肉放下去,不一会儿就好了,肖战把那块牛肉夹在王一博碗里,“你尝尝看。”

王一博把牛肉夹进嘴里,算了,不能丢面子。

刚嚼没两下,赶紧拿着旁边肖战打算解渴的饮料,倒了一大杯一口喝下去,不够,又喝了一大杯。王一博的脸一下红了,还在倒吸着凉气。

“你不能吃辣你怎么不早说,这个可辣了。”肖战对李叔挥挥手示意他过来。“李叔,我朋友吃不了辣,麻烦把这个换成鸳鸯锅吧,锅底多算一份钱。”

李叔和蔼地笑了笑,“没事,付一份锅底就行了,这锅底真的蛮辣的。”李叔让服务员重新换了一份锅底。

肖战打开手机备忘录记下来,王一博不能吃辣。



大概率晚上还有一章,只是可能而已

本末终始4

纯情小博X腹黑小兔 

有ooc 

来看小兔怎么把小博拐上床,但是反被上的 

切勿上升正主❗ 

不接受外传❌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王一博上课回来了,肖战赶紧把百度百科退出来,王一博疑惑地看着肖战这慌张样,不禁疑惑,“肖老师怎么了,那么慌张,今天没有课吗?” 

肖战轻咳了几声,“没有没有,只是在看一个直拍,怕你嘲笑我上班追星。”总不能说自己没课还去偷看了人家跳舞,还看了腹肌还查人家资料?多丢人啊。 

“噗,哪个明星,说不定我认识呢?” 

肖战听到这句话顿时两眼发光,“方天择,认识吗?你肯定认识他可厉害了。” 

“方天择啊,我给他编过舞来着,他还送了我签名照,你想要我可以给你。”王一博看着兔子闪闪发光的眼神,更加确定自己曾经和他见过。 

“哇,王老师!大恩不言谢,今晚有没有空?我请你吃火锅,我认识一家重庆火锅店,可正宗了。”一举两得,追人就要从吃饭开始嘛,还能拥有自家爱豆签名照。 

王一博咽了口口水,重庆火锅应该有点辣吧。“不用了,肖老师。反正签名照我留着没啥用,给你没什么。” 

“别介啊,来来加个微信,等会儿下班我就带你去吃,可好吃了。”这种大好机会怎么可能放过。 

王一博愣了一下,怎么吃火锅扯到加微信去了。不过看肖战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,算了去吧。“好。” 

王一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找到微信二维码给肖战递过去。 

“给你发过去了,同意一下嗷。” 

“嗯。”小兔子的头像,挺适合。 

王一博走回办公桌,两个人开始心照不宣的翻起了对方的朋友圈。 

王一博除了朋友圈除了滑板就是摩托车。肖战看了看旁边的王一博,啧还真是小孩,一看就不常社交,那我胜率很大啊,都要到微信了。肖战在一旁沾沾自喜。 

肖战的朋友圈呢,丰富多彩,晒自拍,晒美食。哦呦,这张照片嘟嘟嘴,好萌哦。 

肖战拍了拍王一博的肩:“一博,私下可以这样叫你吧?” 

“嗯。” 

“下个月假期有新职工入职欢迎会,记得参加,传统,我拉你进群。” 

肖战一边操作,一边看着王一博。小孩真的好看,高鼻梁,又白又嫩,奶膘好想rua,真适合压/在/身/下/叫。但是万一人有另一半怎么办,总不能插足人家感情吧。 

肖战思来想去还是打算问一下:“王一博,你有对象吗?” 

 

 

战哥比较自信,最近没啥心情码文,有点水,文笔就不咋好。